您的位置: > 正文

《红色油纸伞》:夜空中的天狼星

时间: 2018-01-02 10:31:12 来源: 文艺报 徐鲁 作者: 编辑: 王艳蕊

字体设置

图画书《红色油纸伞》写的是抗战时期,一个小男孩和他的妈妈生离死别的故事。这是我根据我的老师、已故诗人曾卓先生童年时代的真实经历创作的。

曾卓是“七月派”诗人,他在青年时代就被称为“中国的雪莱”,很有才华。然而他的童年非常不幸,4岁的时候,父亲离开了他和他的母亲,离家出走了。幼小的儿子成了母亲心中惟一的安慰和希望。母子二人相濡以沫,母亲慈爱地、也是严厉地管束着儿子的成长。上初中时,曾卓参加武汉市演讲比赛,得了第一名,奖品是一支小小的、带有黑色剑鞘的七星剑。他把这个奖品双手捧给了妈妈,悬挂在母亲的床头,从妈妈的泪光中,曾卓看到了她内心的幸福和喜悦。我们可以想象,这时候,妈妈的心中一定憧憬和想象着儿子灿烂的未来。

然而没过多久,抗战爆发了。1944年冬天,曾卓的母亲和年老的祖父等一行人,由沦陷的家乡逃难到贵阳一带。这时的曾卓已经是一位青年诗人,也是一个流亡学生,正在千里之外的重庆嘉陵江边焦急地等待着母亲和亲人的消息。可是,烽火年月,身处兵荒马乱之中,身体原本就虚弱的母亲得了重病。与儿子相见的希望支撑着她,每天挣扎着向前走着。几天之后,母亲支持不住了。她不愿意拖累同行的人,就要他们先走,自己却艰难地倚坐在一面破败的墙边。她的身边留下的惟一的东西,就是儿子中学时获得的那件奖品:一把小小的七星剑。她扶着七星剑,望着同行的人在慌乱的人流中渐渐走远……从此,再也没有人知道她的下落了。那个地点,是在贵州都匀附近。

我们可以想象一下,在陌生的异乡,兵荒马乱的日子,没有一片遮风蔽雨的屋檐,身边没有一位亲人,甚至看不到一张熟识的面庞,贫病交加,耳边响过的只有凄惨的逃难的呼喊,侵略者的铁蹄随时可能到达……这位可怜的母亲,扶着爱子的一件纪念品,凄凉地倚靠在土墙边,她会有着怎样的心情,她将带着对儿子的牵挂与祝福,最后倒在哪个角落呢?

一年年过去了,诗人曾经暗暗期待过,也许,年老的母亲有一天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。但是,现实是残酷的。最终的结果就是我在图画书结尾写到的:“这场战争,永远夺走了我最亲爱的妈妈,还有我的童年。”抗战胜利了,又一个春天到来了。逃难的人都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家乡。“可是,我最亲爱的、最美丽的妈妈,永远不在了!”

我写这个故事,就是想写出战争对人类的伤害。不仅仅是对一个小男孩和他的童年、他的妈妈的伤害。我想传达出来的是图画书最后的另一句话:“苦难的战争,也毁掉了多少家庭、亲人和孩子的幸福啊!”

所以,在这个故事里,我用很多笔墨写了妈妈的美丽,还有红色油纸伞下的那种温暖的亲情。战争可以把如此美好的一切都毁灭,可见其残酷以及对人类的伤害。当战争降临的时候,每个人都会深受其害。就像约翰·多恩那首名诗里写的,“如果海水冲掉一块,大陆就会减少一块……任何的伤害都会使我饱受忧伤,因为我包含在人类之中。”

最近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一句话:我们并非生活在一个没有战争的星球,而只是生活在一个没有战争的国家和时代。中华民族是一个与人为善、热爱和平与幸福的民族,但是,来之不易的和平与幸福,需要一代代人付出智慧、力量、甚至生命来保护。也因此,我在故事里还写到了“爸爸”这个形象。“爸爸告诉我说,这些年里,他们一直在北方战斗!是无数的中国人,用最宝贵的生命,换来了最后的胜利!”爸爸代表着一种保家卫国的力量、顽强不屈和担当精神。

大家都知道,茫茫夜空中有一颗最亮的恒星,叫“天狼星”。在中国古老的星相学里,天狼星是一颗“主侵略之兆”的“恶星”。我们的祖先,曾经把天狼星与船尾星座、大犬星座连在一起,想象成一张横跨在天际的大弓,箭头正对着那颗仿佛蠢蠢欲动的天狼星。苏轼《江城子·密州出猎》里的名句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”,就源于此。

正是在这颗象征着“侵略”的“恶星”之下,中华民族数千年来居安思危、枕戈待旦,虽饱受挫折,却一次次浴火重生、自强不息。我想,《红色油纸伞》的故事,不仅是一个美丽和悲伤的母爱故事,也不仅是一个亲情教育、生命教育的故事。我希望这是一本反思战争、对孩子们进行“和平教育”的图画书,希望小读者们能明白,夜空中的天狼星,永远不会消失。

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旅游美食
  • 教育娱乐
  • 安居文苑
  • 吴忠人家
  • 精彩图片